黑眼睛公益 | 用一粒红米,为留守儿童留住爸妈

如果非要区分“慈善”与“公益”

大抵慈善更多注重的是金钱

而公益更多的是付出时间与精力

今年,是黑眼睛人文旅行

走在公益路上的第8个年头

2010年黑眼睛的前身“藏地公益”成立,在尝试了多种帮助藏地的公益活动后,我们把方向确定为向藏地的小学捐赠图书,在西部阳光基金会的帮助下,成立了“阳光图书馆”,2012年黑眼睛人文旅行在上海成立,做深入当地的旅行和力所能及的帮助成为我们的初心。

2012年12月,黑眼睛在上海松江组织了2000多人的阳光图书馆公益暴走,共募集了捐赠给三个学校的图书。

2013年5月,黑眼睛在上海嘉定/武汉/西宁组织了总计1000多人的阳光图书馆公益暴走,共募集了捐赠给六个学校的藏英汉字典。

2015年11月,黑眼睛在上海浦东组织了1000人的红米计划,我们的口号是“公益暴走,让爱回家”,一共为云南元阳地区募集了20万资金。

2016年11月26日,黑眼睛携手杉树公益,一起在上海推出针对高中生的公益定向赛计划。

2017年我们开始了公益探访的活动——“亲亲禾苗,山区探访”。我们组织大家去云南省会泽县大海乡,给留守儿童送去了温暖。

2018年我们去到群山之中的云南省会泽县,那里有个叫都米都的小村子,村里有一所小学,长期以来,学校里的孩子们是我们公益资助的对象。

餐桌上的红米公益

Ready ? Go !

据研究报告统计:

中国山区留守儿童目前总数约2300

49%的孩子与父母常年分离超过7

58.7%的留守儿童表示“不很了解”父母

65%的留守儿童不愿和人沟通

90.0%的留守儿童只能通过打电话与父母联系

果统村是元阳县的一个普通村子,

距最近的车站需要23公里。

村里的孩子在果统小学读小学,

而中学则在25公里之外。

龙娟是果统小学四年级的学生,

她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她知道父母去城里打工,

但他们不知道城是哪里。

村里的孩子想念父母,

但父母不能为了孩子留在村子。

“谷贱伤农”种地并不能养活一家人,

外出打工是唯一的收入来源,

但也造成了悲情的“留守儿童”现象。

能为孩子留住父母的只有那片土地

和土地上可以获得收成的大米。

所以,有了黑眼睛人文旅行联合腾讯公益、

上海联券公益基金会、童心益游一起

发起的“红米计划,让爱回家”

我们希望通过帮助龙娟销售自家生产的大米,

留住她的父母以及许许多多龙娟的父母。

为什么选择梯田红米?

我们并不是为做公益而买米,

更是为吃下一口纯净的米。

它被种植在与世隔绝的哈尼梯田上,

哈尼人至今依旧遵循着古老的传统

种植最古老的红米品种

他们遵守着自然法则

春种直到初霜后才收割,让稻谷积攒足够的营养

坚持自然晾晒,让谷物的甜度更好,吃起来才软糯

一年一季,亘古不变

红米钙含量是白米的1.7倍

铁含量是白米的2.75倍

一些维生素和膳食纤维更是高达十几倍

人体不能合成的8种氨基酸中,红米就含有7种

很适合孩子,孕妇,老人食用

红米公益,需要你的爱心

您每一次支持都将可能改变一个家庭

感谢大家对哈尼族人的帮助

谢谢每一位心怀善念的朋友

如果大家暂时没有购买需求

也请帮忙多多转发,让更多人知道

红米即日起开始预订

12月1日正式发货

赞(0)
欢迎投稿-公益营销传播网 » 黑眼睛公益 | 用一粒红米,为留守儿童留住爸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